必赢的网址登录-主页

您的位置:首页 > 本网特稿
本网特稿

国家工业遗址保护、开发、利用应侧重于其内涵挖掘及外延开拓

发布日期:2021-4-5来源:必赢的网址登录浏览量:378
详情介绍

国家工业遗址保护、开发、利用应侧重于其内涵挖掘及外延开拓

 荣鸿琪

一、“合并与商办”是“汉冶萍”煤铁厂矿股份有限公司的创举

           1908年8-9月盛宣怀在《汉阳铁厂、萍乡煤矿、大冶铁矿筹议合并招股章程》中阐明了办汉冶萍煤铁厂矿股份有限公司的理由:“现在汉厂制炼钢铁,萍矿开煤炼焦,均已著有成效。煤焦钢铁四项相依为命,若何分作两公司,久而久之,难免畛域之见,致有擎肘之虞。公司处归并一公司,以期待三合一气。永无干格。”到了1908年3月,以盛宣怀为总理的中国近代**家大型煤铁钢联合企业诞生。这种跨省域、跨行业的工业“托拉斯”企业组织形式不仅在中国近代史上独树一帜,即使在近代西方工业发达国家中亦不多见,完全符合现代化大生产“企业集团”、“集约化经营”的客观要求。由此,萍乡与湖北汉阳、大冶(今黄石境内)以工业生产为纽带形成了“一条龙”,进入了“长江经济带”。萍乡丰富的自然资源由此走向全国,走向世界。外省甚至外国人也由此进入萍乡。据我外公张崧生(1929年前后曾在“萍乡煤矿”当过餐宿处处长)之女即家母讲:当时到安源煤矿工作与生活的德国人(连同家属)历时20余年,渐渐有数百人之多,他们应聘协助中国籍矿长张鑽臣等管理着万人大矿,生活优裕,办有教堂及“教会学校”。我的姨母张培良幼时在萍乡煤矿办之教会学校读书,每日餐前要作祷告:“感谢真主,莫哈默德.阿门”。“合并”给中国的经济发展带来的影响是十分深远的。以至于今天在不断深化的经济体制改革中,企业兼并、重组时有出现——例如中国高铁有“南”、“北”车并作一家,中国钢铁“宝”、“武”钢合为一体。。。。。。,无一不是洋务运动人物盛宣怀创建“汉冶萍”公司思想之再现。

         又看“商办”。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仿照苏联经济模式,我国大型工商企业一开始是国家独营,1984年全面改革开放后渐渐吸收民营资本进入,还有中外合资。其实,早在100多年前,盛宣怀即奏明商办汉冶萍煤铁厂矿扩充股份,面向各方商家招股1500万元,每股银元50元,促使企业资本充足了,经营风险分散了,社会联系面宽了。这种做法即使到了今天,仍感有深远启示。老前辈采用大型国有联合工业企业“商办”形式是新的经济所有制——不仅仅是“国营”、“国有”,而且是“股份制”、“混合制”;由此,企业大锅饭及“单一集中的国家垄断所有制”被打破了,这种做法在我国经济学界,历史学界的意义实在太大了。“合并和商办”极大地提高了“汉冶萍”公司的生产效率,据史料记载:1908年后,萍乡煤矿煤、焦产量猛增——

 

年代          煤炭产量(吨)              焦炭产量(吨)

1908年        392000                        108000

1909年       557670                        117000

1910年        610447                        172500

         据盛宣怀档案史料记载:

          1909年萍乡煤矿“每日出一千吨,而剧增至三千吨,成焦碳者过半。矿井直径有十三英尺,而深有三百七十五英尺,矿脉有掘至一百六十英尺,开至三百二十英尺者。拖运皆用电车。据云,萍乡全境,含煤三万万吨,由坑道而入,或由矿井深至六百五十英尺之点,可取之至尽。矿厂内另有焦炭炉一百七十四具,火砖厂、煤砖厂各一,铸造厂各一,洗煤机数具,煤由矿运出。用火车拖至株洲,再由株洲用输拖驳运至汉阳。萍矿虽遇极大之艰难,然现已渐入佳境。”

         综上所述,在110年前盛宣怀推行之“合并与商办”这两项举措是国家工业遗址之——“汉冶萍”公司之重要无形资产,宝贵的精神内涵。今人在保护、开发、利用工业遗址时往往重于外观、实物等有型资产,而对先贤在历史进程中之创举较少挖掘。从“汉冶萍”的形成、发展史看,若不是洋务派杰出代表人物之一盛宣怀主张“合并与商办”,则断无后来之“汉冶萍公司及发展规模”。历史昭示后来人,内涵挖掘实为国家工业遗址保护、开发、利用之**要务。没有文化内涵的展馆景点,只能吸引“看热闹”之人。如果没有历史经验、教训的传承,只能在国家工业遗址保护、开放、利用中做些表面文章,根本谈不上真正保护好了,开发利用好了。

二、“家族与时代”是清末洋务派人物盛宣怀出现的成因。

       “时势造英雄”。清末洋务派人物盛宣怀的出现与其家族与时代密不可分。近代沿海省份江苏省沿上海市,省内“苏、锡、常”一带之读书人重实用、重工商、重谋利,与封建王朝几千年来之儒家文化、清谈之风大不相同。“洋务派”人物张之洞提出“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经世致用之说在国内流传,尤其是沿海“苏(州)、无锡、常州”一带能够出现盛宣怀这样重实践、敢创新之人,能够成为近代“中国民族工商业的摇篮(荣宗敬、荣德生兄弟之家乡)”之先贤英杰,能够影响到今天很多伟人、名人提出学理论要“在用字上下功夫”,“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理论与实践相结合”,“读书是学习、使用也是学习,而且是更重要的学习”种种论断,绝非偶然。

          盛宣怀是今常州市武进县人,1844年11月4日生于官绅家庭。其祖、父常游四方、重于经济,并非限于一地、一家的死读书不办事的腐吏。这对盛宣怀成人后异常能干,思路开阔有很大影响。他虽然日后官居“从一品”即相当于今日之“正部级”,仅有“秀才”学历(相当于今中学文化),但并不是“范进中举”那样成才。从“轻科举”到“弃科举”,他干脆不走“读书、做官”之路——他生在那个地方、那个家庭,那个时代——国门开启、洋务盛行;又因家庭影响,从青年时代即师从于李鸿章,又跟随了张之洞。李、张二人是清末“洋务派”首领人物,盛宣怀则是李、张属下之“实干家”。在兴办“汉冶萍”公司的前前后后,他求真务实,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尤其是有真才实学之洋人工匠),终于办成了一件又一件利国利民的实事、大事。仅从“汉冶萍”公司兴办、改制、扩张的艰辛历程看,他显然是一个敢于开创、脚踏实地的干练之臣。

        试举两例:

        聘用洋匠,科学勘探

        煤、铁公司之兴始于勘矿。盛宣怀派德国矿师在长江沿岸勘探煤矿。1898年经泰西名矿师赖伦、克利马等勘明江西萍乡煤矿“质佳苗旺,数百年采之不尽……其煤炼制焦炭,足供湖北铁厂之用。煤质之佳尤胜开平,轮船、铁路最为合用。”盛即圈购之,共投资白银500万两,引进先进机器设备,雇佣外国技术人员,对萍矿进行大规模建设,煤焦产量逐年上升。他派员至国外对大冶、萍乡之铁、煤矿样品进行化验,证实“谓而这均系无上佳品,可以炼成极好之钢。”在十九世纪中期,盛宣怀等洋务派对西方人才、西方机(仪器)能以“拿来主义”洋为中用,不仅成功地办起了“大冶铁矿”,“萍乡煤矿”以至于“汉冶萍煤铁厂矿股份有限公司”,而且引进了西方的先进技术和先进管理方法,教出了一大批中国的工程技术员工,为中国早期工业化迈开了**步,尤其是在国防、交通运输等事业开创性发展中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大冶以铁矿而兴,萍乡因煤矿而旺,在祖国尤其是“黄石、萍乡”两市工业化、城市化开端之际,正是有了洋务派人员盛宣怀,两市才有今日。

(二)深入实际,科学布局

        1878年12月,盛宣怀亲到大冶寻找 在优质铁矿附近安炉冶炼地方。进行汉冶萍联合生产之整体布局;以至于在汉阳有铁、钢厂对来自大冶、萍乡之煤、铁矿石冶炼,在黄石亦有“大冶铁厂及由矿到场的绿皮小火车”。他年轻时行程万里勘矿布局,临终前七年还在公司股东大会提出在大冶(今黄石市)兴建大冶钢铁厂;1916年他去世后,公司按他之既定方针引进了当时中国也是亚洲**,***的两座高炉建成了大冶铁厂,方形成了“汉冶萍”三地一公司的科学布局。如此,“汉冶萍”公司既有沿长江运输之利,又有就近建矿、设厂相互交通之便;取三地之优加以组合为一体,为我国工业集群化发展做出了表率。据历史记载:1906年9月他到汉阳验新钢厂,赴萍乡验大煤槽,当时他已63岁了。即是说,他是亲自到过萍乡的。

三、“破屋内有两张好桌子”之论是旁观者与后来人对洋务运动的评价。

        在盛宣怀之儿孙为他写之传记中:《盛宣怀行述》有这样一段记述

         ——“九月,赴汉阳验新钢厂。赴萍乡验大煤槽。汉厂出钢精纯,颉顽欧产,因由于冶铁,萍煤本质之美,亦优裕新造马丁炉炼法之精。适德胶州总督过汉阅厂,诧曰:“不意中国亦有一事能造其极。府君因局:‘戊戌岁,日本伊腾公来华谓府君曰:‘公办成轮船,电报两局,譬如破屋内有两张好桌子’”,由此可见:府君以其言轻侮,常志于心为警戒。今钢铁厂幸告成功,如伊藤言亦一好桌子。’”盛宣怀等清末洋务派人物对时局是比较清楚的——清王朝已如破屋,即使置入“轮船、电报、钢铁厂”等洋式桌子,房倒屋塌仍不可免。他曾建议永归“商办”,但即使商办,洋务运动中的种种举措所获成果也无法挽救封建王朝之灭亡。盛宣怀、李鸿章、张之洞、胡林翼、左宗棠甚至曾国藩一批晚清重臣、洋务领袖对大清王朝不可谓不忠诚,他们在当时敢于“借洋钱、用洋人、学洋法、穿洋服、读洋书,操洋言”,并深入实际,在若干经济、文化领域中干成了一件又一件大事,亦不可谓不干炼。在110年前,中国即出现了“汉冶萍”这样大型重工业联合企业,产出能自用及出口之钢铁,仅从这一点而言,足以充分证明了中国人尤其是清末洋务派人物的见识与才干。诚然,在“辛亥革命”后,清王朝如破屋倒塌一样灭亡了,但屋内的好桌子还在,洋务派所创办“电报局、轮船局、招商局、汉冶萍公司、北洋大学、交通大学……”都保留并不断扩展;盛宣怀等主张的“合并与商办”等企业组织形式都在后来的中国民族工业发展中一再被复制、被借鉴;盛宣怀等在创办萍乡煤厂、大冶铁矿及厂过程聘用洋匠,科学求实,合理布局的精神及见解即使到了今天,仍然值得我们学习与参考。对于“洋务运动”,对于洋务派人物,国外之旁观者及后来人是有评价的。在100多年前,中国人尤其是林则徐、魏源、曾国藩、李鸿章、左宗棠、盛宣怀等一批先进的中国人能够睁开眼睛看世界,采用国际种种先进之法力求祖国自立、自强,从当时的国内实际出发,倡导经世致用学说,提出“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之论,创办了一批民族工商业及近现代社会公用事业、教育事业,功不可没。他们是五千年中华民族之精英,当然也是难以挽救的,与清王朝封建制度一起垮台命运的“忠臣”。封建社会的制度、皇帝大臣是必然要退出历史舞台的,但他们的历史是客观存在,他们的功过是非旁观者及后来人自有评说。众说之中,我认为记入《盛宣怀行述》这一段评说较为贴切。屋虽破至塌,桌犹好且存。历史人物之政治倾向与经济创新不宜混为一谈,封建王朝与伟大祖国历来都有区分。我们站在历史唯物主义观点来看,不能否认盛宣怀忠于清王朝,也不能否认他有功于祖国。若以今人之观点苛求于前人是不公道的。

   综上所述,今天,我们在进行国家工业遗址保护、开发、利用进程中不能只看表面,只顾局部,只重外观,而应侧重于其内涵挖掘及外延开拓。“汉冶萍”遗址承载的历史厚重。清末洋务派人物如盛宣怀从当时的世界及中国历史状况中种种趋势中看到了历史发展潮流。中山先生曰:“天下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则亡。”古人说:“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以史为镜,可以知兴衰。”毛泽东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领袖,纵观我国近现代民族工业史,也曾语重心长地说:“我国实业界有四个人是不能忘记的,他们是搞重工业的张之洞,搞化学的范旭东,搞交通运输的卢作孚和搞纺织工业的张謇”。毛泽东主席此处言之张之洞“重工业”即当时**的重工业企业“汉冶萍煤铁厂矿股份有限公司”。110年过去了,我们不能忘记他们。

   今年1月,国家工信部确定11家**批国家工业遗址已将“汉冶萍”公司三地三厂矿列入。也正因为如此,国家工业遗址作为一个东方大国的永远记忆。通过对“汉冶萍”工业遗址文化的深入挖掘、不断开拓,将成为比物质上的萍乡煤矿、大冶铁矿更加丰富的具有中国特色的文化宝藏。

        【作者自我简介:荣鸿琪, 男。1947年2月生,江苏省无锡市荣巷人,中国人民银行四川省德阳市支行退休干部,高级经济师。祖父、母辈与荣氏“申新(纺织)公司”、盛氏“汉冶萍(煤铁)公司”有些历史渊源关系,外祖父张崧生先生系上世纪20年代萍乡煤矿总务处处长。】

Copyright © 2021 Sichua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News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28—68233325   投稿邮箱:lq00112233@163.com 通信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广福桥北街2号
版权所有:必赢的网址登录 技术支持:仕航软件 备案号:蜀ICP备2021005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