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的网址登录-主页

您的位置:首页 > 会员文学
会员文学

孙百川:南江酥肉节(散文)

发布日期:2021-4-30来源:必赢的网址登录作者:孙百川浏览量:128
详情介绍

孙百川

        一提起节日,自然会让人心情愉快。节的本源在时令、在季节,那是农耕时代文明的印记,是种子跟气候跟丰收跟喜悦的一段因果关系。节日几经风雨、几经摇曳,便成为一种庆祝仪式。生活往往需要抒发的口子,以此区别雷同、重复、呆板、琐碎、冷凝的日子,犹如新竹需要节点方能拔高,更似火山需要突破口才能喷发积怨。从刀耕火种到茹毛饮血,从冷兵器到原子弹,从农耕到工业文明,节日也在沿历史的脉络不断演绎、完善、深化,直到定格成美学成分极高的节气,其意义的宗旨总散发着新的气象与精神。

        南江酥肉节,十二月十五日,这是个崭新的节日,它属于山里人。只是,这节跟酥肉有关有染有脆生生活脱脱的民以食为天的现实主义成分,酥肉直截了当成为焊接节日的元素,因为直白,也就醇厚;因为简单,也就生动;因为新生,也就璀璨。用酥肉过一种山里人自己的节日,这节日的轻巧手法也真的令城里人惊羡不已。

        再看看这个地方,南江不是江南,江南已被文人墨客渲染与诗化,有“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之说。然而,南江,却没能在历史的文化中讨得半点欢心,不过,它却真真正正承载着中国一部伟大的历史——秦岭汉脉,它是巴蜀文化的心脏,当年萧何月下追韩信就发生在南江,而自诩为汉室血统的刘备也以南江地势之险得到巩固与发展蜀国的机会。汉文化的传承与发展离不开南江的基因,它是汉文化的根。被称作汉人的我们,又怎能够忘记自己的根与本呢。木本水源,饮水思源,这也是做人的根本。

       南江,没有理由被历史遗忘,更没有理由被自己遗忘。这里的大山很有与众不同的气质,它们高傲、它们高耸、它们高阔、它们高亢,它们令人高山仰止、叹为观止、欲言又止,它们就是它们,山不厌高、水不厌深,情怀深藏,这种冠绝古今的大山以绝句般铮铮姿态笑傲属于它们的江湖与历史。风情万种的光雾山,时而犹抱琵琶半遮面,时而轻舞飞扬罗裳解;时而梦里寻它千百度,时而风雨窈窕羞红叶。这里有质量上乘的花岗石,有经久名贵的中药材,这里的原始森林令人害羞似的别开生面。

        大美的南江的确真的需要一个属于它们自己的节日。而酥肉,这见惯不惊的原始素材也自然就成为节日的节点,成为板上钉钉的事情。吃了猪做的肉,我们自然想去看猪,甚至想去看看养猪的人。酥肉,这是感恩生活的快意之举,这是传承大山文化的理想之品,这同时也是下载当代山民情感的简洁之法。

       酥肉节那天,我和摄影的同行二十余人驱车前往,出门便直上高速路,不到四十分钟,便到达酥肉的举办地——正直,那是一个以培育七彩树木而闻名遐迩的小镇。山里人早早地列队守候在公路两边,敲锣打鼓、舞龙滚狮地夹道欢迎,那满脸的灿烂与开怀,让八方来客亲切。

       我挤进人头攒动的广场,只见广场后边布置了一个大型的舞台,“南江首届酥肉节”的标语在寒风中晃动。舞台上一直表演着本地节目,原生态的那种,譬如,哭嫁,即女儿出嫁时母亲给女儿梳头并痛哭。只见新郎的大花轿抬至女儿家门口准备迎娶新娘,这时女儿的母亲却把女儿拉到一边,并用一盆清水给女儿梳头,边梳边哭诉,哭的内容很丰富,大多是教育女儿从今离开娘后要好好孝敬公婆、好好做人,同时也有用大半的篇幅来哭诉儿女分别之苦的。要是直接朗诵出来,就没有那种撕心裂肺的感人效果了,哭诉,早在几千年的这些大山里便成为最流行的教育艺术,也许那天那位老年妇女哭得认真、哭得真实、哭得深有体会,我看见台下许多上了一把年纪的人也莫名地流泪,奇怪的是某些年轻人也悄悄地落泪。想必,他们从哭诉中听出了某些做人的道理来。后来,台上那个所谓的新娘也哭了,那一定是动了真格的,因为她们不是身怀绝技能哭能笑的演员,她们是土著,是一群直接与大山的母体结合得最为紧密的山里人。

      节目有很多,一点也不现代,不过还真感人。连打架与劝架都成为节目,着实地让城里人感受了一番山民们的质朴、憨厚、纯粹、简单、与爱。

       最后一个节目是亮点,就是要为一条长达11.07米的大酥肉现场申请世界吉尼斯记录。这条莽蛇般的大酥肉被十六个壮汉喊着号子,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慢慢由台下抬到台上去。我没能挤到前排,只好举起相机,一阵盲拍,照片上的酥肉大多被黑色的人头给分割,我想删掉,又觉得可惜,毕竟,这是大山里的人民通过自己的劳动在创作属于他们的长度,一种原始的生命的长度。也许,我这样的照片才算是杰作,毕竟因为人头的分割让酥肉成为弹性十足的省略号,这样的话,11.07米就永远在拓展、延伸、演化。这让我想起寿命与生命的区别来。有些人活得再长,那也只是一段寿命。而有些人活得再短,那也是活出了没有终点的生命。寿命是线段,生命永远是一条射线,促使生命演绎成射线的方式就是做些有益于社会的好事。

        中午时分,太阳紧扣人心。在四下是高山的警戒里,一万余人的盛大宴席正在紧锣密鼓地布置着。

       我们一行人来到露天厨房,只见两人高的蒸笼里正热气腾腾、香味扑鼻。一根把脖子伸到蓝天的铝制烟囱正吐着乳白色的烟。那一口口偌大的大铁锅里,正沸腾着、翻滚着、快乐奔跑着精神实足的条条大酥肉,它们像一条条活灵活现的新品种金鱼,在油锅里重塑它们新的生命。要知道,它们不是活的胜似活的,它们承载着山里人对盛世的讴歌、表达、写真、和祝福。

        席间,有用心人向我算了一笔细账:来这里过节的人几乎是白吃,一桌只两百块钱,还不够酒水呢,真是一笔糊涂账。我笑着说,人家不是糊涂虫,人家压根儿就没打算靠这个节日来赚钱,他们赚的叫快乐、叫感恩、叫分享。尤其是分享他们的劳动,分享他们蒸蒸日上的生活质量,分享与他们息息相关的爱与被爱开放包容的大时代。

       “烧、烧、烧,汤来了。”这是好客的山里人在吆喝,他们端着十大碗的掌盘,高兴地在席间穿梭。

      “饭后还要打牌哟,晚饭不用考虑,一个子也不收,全免费。”一个伙计边给我倒开水边说。

        我沉醉在这久违的博大与宽厚的爱里,大口地吃着美味的酥肉,我得把这节日过到节骨眼里去,毕竟这是改革开放已走到三十多个年头时,由山里人用心共同创作的永远属于他们自己的美好节日。

        大喇叭里传出:光盘行动,只准肚饱,不准怀揣,要怀揣的酥肉,我们已为大家免费准备好了。

        我们吃得很开心,尽量做到光盘,做到不浪费一点食物,这是对山里人的尊重。同行的摄影爱好者小李是个美丽的姑娘,为了尊重粮食,她吃得打起了饱嗝。

        那天晚上,我们被山里人留了下来,解决剩下的饭菜。

        在中国,所有喜怒哀乐全被注入节日里,这节日已成为我们的文化,成为我们血液。我实在闹不明白,为什么现在的年轻人反而追捧外国的节日,譬如圣诞,譬如光棍节等,这样下去是个危险的信号,作为传承文明的一部分,我们首先得过好自己的节日。

       南江这次酥肉节,虽然有借题发挥或杜撰或剽窃之嫌,但那已不重要,重要的是它与历史上所有的节日一样,打上了日子幸福的印记。南江的酥肉节这虽然是派生的,但它毕竟属于中国文化的范畴,毕竟隐藏着中国人心灵深处的美好东西。酥肉节是崭新的节日,是山里人按自己的对幸福生活的想象与展望所发挥出来的创意,节点在于猪肉,节气在于家闲,节目在于庆贺。此节新得几乎不夹杂任何历史,但它却传达出新的气象:一种山里人追求富足、表达快乐、传递友爱、描述丰收、感恩生活、祝愿明天、酝酿梦想、整理日子的美好想法,谁能说这不是一种真正的节日呢。

        作为情感的与文化的载体,南江酥肉节会伴随秦岭汉脉落户山水,落户我们生活的根部……

Copyright © 2021 Sichua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News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28—68233325   投稿邮箱:lq00112233@163.com 通信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广福桥北街2号
版权所有:必赢的网址登录 技术支持:仕航软件 备案号:蜀ICP备2021005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