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的网址登录-主页

您的位置:首页 > 会员文学
会员文学

爷爷的旧书

发布日期:2021-5-10来源:必赢的网址登录作者:魏 冰浏览量:105
详情介绍

        周一去宏博书院值班,偶然翻到路遥的《平凡的世界》,便痴迷了起来。很快值完班便跑到图书馆寻找它,我在偌大的书架前徘徊着,仔细搜寻着它的身影,像极了一只嗷嗷待哺的雏鸟。终于,我在众多书籍中看到了它。泛黄的书脊还缠着透明胶带,在众多崭新的书旁静静的立在那儿,宛如一个垂暮且睿智的爷爷,而我就像他的孙女趴在爷爷身旁聆听着双水村发生的故事。我怀着一颗敬畏的心,带着进入我的生活,走进我的世界。

        我带着它上课,利用课后时间仔细阅读。写作课上,宋老师一眼便看到我桌上的《平凡的世界》。她告诉我说:“像这样旧的书还不常见呢,我的家里也有很多书,但那些旧书就像是家里的主人,有岁月的回忆,而那些新书却只能是客人。”这句话让我的思绪飘到了童年时期。那个时候总能看到爷爷坐在一张破旧的红漆木桌旁,戴着老花镜仔仔细细的看着手里的那本《红楼梦》,神态无比的严肃且认真。在那个只知道玩泥巴的年纪里,我总是为爷爷的这个行为感到十分好奇。我时常就在想啊,爷爷究竟盯着书看什么呢?难道书里面有糖?有时我也会丢下手中的小皮球,来到旁边问爷爷。爷爷十分肯定地告诉我:“书里面有糖果哩!等你长大了就能找到里面的糖果哦。”我抱着小皮球十分高兴,期待着长大,期待着糖果。

       小孩的记忆总是不长久的,今天的事或许因为明天要去抓螃蟹或者玩水而忘得一干二净。但是发生的事就像一张小纸条,被偷偷装进了脑海中的小箱子里,不管时间走了多远,依然不会丢失。后来在我的中学时期,因为家里要搬家,我才再次与它重逢。它静静地躺在衣柜的角落里,堆满了灰尘。我弯腰拾起它,抖掉封面上的灰尘。淡黄色的缠绕着透明胶带的书皮上还印着林黛玉的画像,封面的棱角和书脊早已被磨得凹凸不平。打开发黄的书页,一股淡淡的霉味扑鼻而来,那是岁月留给它的痕迹。翻动书页,还能偶尔看到一两处用水彩笔画的痕迹。我笃定那一定是我小时候画上去的,但再具体的我已记不清楚。此后我便贪婪得读起书来,因为我知道爷爷说的话没有骗我。书的字体要比现在的书的字体小得多,并且一些生僻字和文言文没有注解。我看起来十分头疼,但依然没有浇灭我对它的热情。当我翻到最后一页合上书的那一刻,我找到了爷爷给我的糖果。我为书中人物的悲惨命运而感到惋惜甚至心痛,但最重要的是我因为它爱上了读书。

         我一直知道这本书比我年龄还大,但我竟今天才知道它比我大二十多岁呢!如今六十多岁的爷爷早已记不清这本书在什么时候买的,只知道这已经是二三十年的事情了。据爷爷回忆,这是他带着爸爸到广东打工的时候买的。爷爷出生于六十年代,那个时候正处于文革和人民公社化运动时期。祖母带着爷爷和其他两个弟弟艰难的生活着。那个时候吃不饱穿不暖,公社上分配的口粮不够,只有上山挖一点野菜和树皮吃,更不用说到学校去读书了。就连爸爸也只读了小学,十二岁便出来到古蔺县城里去帮别人洗车,十六岁后又和爷爷到广东赚钱供弟弟妹妹读书。我眼前仿佛又浮现出双水村孙玉厚一家的生活情景,少安和父亲为一家人的生活而奔波忙碌,就如爷爷一样早早就承担起家庭的重担。细细想来,我竟从来没有仔细问过爷爷和祖母的童年。

         我浅薄的想象力不足以想象他们那一代人的苦楚。爷爷没有文化并且在那个艰难的年代依然热爱读书,这是我所不能及的。爷爷的《红楼梦》至今依然完好无损地被我珍藏着,那是爷爷给我的宝贵的礼物。它静静地在众多新书旁立着,格外醒目。它是家里的老者,是我文学路上的启蒙。(成都文理学院文法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魏冰)

Copyright © 2021 Sichua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News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28—68233325   投稿邮箱:lq00112233@163.com 通信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广福桥北街2号
版权所有:必赢的网址登录 技术支持:仕航软件 备案号:蜀ICP备2021005531号